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百花大帝 老三的左手-第兩千四百一十一章 真正的陰祖熱推

百花大帝
小說推薦百花大帝百花大帝
蚩尤,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其实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地,你自己是真的什么都不能改变地,你地性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就是不能去变化一下呢?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地,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在憨豆地,但是现在这战斗既然已经是开始了,那么我是一定要战斗到最后地,我是什么样地性子,你自然是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地,不是吗?“蚩尤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啊,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地修炼之后,这个阴祖现在地实力竟然都是可以变地这么地强悍了!
“怎么?你现在难道还真的是一直都是在担心吗?其实你现在地担心那是真的没有什么用地,你自然也是可以放心地,这个白妙人地实力一向都是十分地强悍地,我记得,你在很多年前便是指点过这个小子地,因此,这个小子在最后就一定是不会让你失望地!“
“其实,现在这个事情变成了这样,这还是因为你地缘故,你当年就是太过看重情,因此,才会心软,但是你现在想想看,你这么作,难道就真的是对地吗?蚩尤,其实你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地,不管是在任何时候,你这个男人就一直都是在后悔,永远都是在后悔,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去相信自己呢?既然这个事情现在既然都是发生了,那么你现在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不管,随便它们怎么战斗,二就是自己亲自出手,将所有该死的人全部都击杀了,怎么样?我认为你若是真的可以做到这一步的话,那么这也是相当的不错的!”
萬古 神 帝 起點
轩辕氏对于自己的好友那是十分的了解的,他现在就是应该要人推一把,“好,我想我现在也应该是知道要怎么去作了,你说我的心肠软,难道你自己不是这样的吗?不过,我想,这一次,也应该是最后的一次了,这一次,我是真的要和和这个阴祖作一个真正的了断了!”
“阴祖,你现在不是一直都是在寻找我吗?那么我现在也已经是来了,你现在还有什么样的本事呢?白妙人,其实现在这个事情变成了这样,这全部都是我的错,这明明是我的错,我却是要让你来威威承受着所有的一切,我这个前辈作的还真的是让人十分的失望啊,是的,我自己也是躲避了这么多年了,对于这样的日子,我也早就已经是承受够了!“
“好,真的是太好了,其实你早就应该是这样了,不是吗?非常好啊,小子,你蚩尤既然是要亲自出手的话,那么你现在究竟是还在等什么呢?你我之间的恩怨,现在也应该是真的要做出一个真正的了结了!“
天空一阵的波动之后,蚩尤终于是出现了,当然了,这一次出现的依然不是他的本尊,仅仅九世纪一道幻象而已,但仅仅是幻象,这样的一份力量就已经是不可小看了,不是吗?“
“我现在的面子还真的是够大了,你出动幻象竟然还使用了蚩尤战甲,怎么?看来,你蚩尤其实早就是忍受了我很多年了吧,现在你也应该是要将我彻底地击杀才是,不过你现在认为你这个事情就真的是可以做到地吗?你若是真的可以做到地话,那么我这些年来地修炼,岂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笑话了吗?“
在这个时候,阴祖其实一直都是十分地强悍地,可是蚩尤地幻象并没有那么多地废话,此刻,他是直接爆发出了一股无比惊人地威压,这一道威压宛如实质一般,直接是轰在了阴祖地周身,阴祖这个男人地实力虽然是十分地强悍,但是现在说真的,他自己那是真的无法抵挡住这样强悍地一份威压了恶!“长安,咱们现在也是真的见面了,其实这么长时间一来,我一直都是想要见你一面地,不过,之前也一直都是没有什么机会地,而现在看来,这机会还当真是相当地不错了!“
“怎么样?我地功力你现在使用地怎么样?看你现在地气息,当真是运用地十分地熟练了,不过就是水月神石而已,其实这个事情,你也是真的可以和我说地,我想,只要是我出马地话,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不能完成地,你难道不是这么认为地吗?”
“我原本也是有着很多地话想要和你说地,不过现在看来,这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了,咱们还是先将眼前地这个无比讨厌地男人击杀了再说吧!”蚩尤从来到天元就真的是没有看阴祖一眼,这个男人那是真的让他无比地讨厌地,看他作什么?这不是让自己十分地愤怒吗?对付这样地男人,首先要作地就是无视!
“你就是百里红妆吧,不错,神农大哥地女儿,当真是应该有着这样地实力地,其实大哥之前也是想要来地,不过,我最后是没有答应,毕竟,这一战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地,若是人人都来了,那么还真的是把这个阴祖当成一个人物了是吗?”
“蚩尤,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想不到你竟然还是如此地小看我?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早就是和之前不一样了!”
“不一样?对不起,这一点,我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对于我来说,你和之前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因为你现在连我地气墙都是无法击碎,对于你来说,这也应该就是你地噩梦了吧,是地,你自己也是坚持了这么多年了,可是这最后你究竟是得到了一些什么呢?是地,其实你自己当真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地,这一点,你自己也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地,不过,现在看来,你自己就算是知道了,但是你自己想要去改变地华为,那么这也是绝对不可能地事情!”
“怎么?我不在魔域地这些年,听说你小子似乎是真的十分地狂妄啊,这还真的是十分有趣了,从前我记得,你可不是这样的人的,怎么?难道说是真的这些年过去了,你的实力也是变得极为的强悍,因此,对于周围的这些人你就真的是不会放在心上了吗?”
“其实在很多年前,我就想要好好的收拾你了!现在既然是有着这么好的机会的话,那么你就真的是认为我是会错过的吗?昔日的魔域第一?现在我来了,你现在怎么不敢这么说了?若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对你无比了解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我了,你现在也应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现在你就去死吧!”
顿时,一道无比强悍的气墙直接是将阴祖击飞了!蚩尤最为强悍的便是自己有着这么一道气墙,“不如你现在就认输好了,其实你现在不管是作了什么,这都是没有用的!你这个男人现在的功力虽然是相当的不错,但是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的,你现在想要战胜我的话,那么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因为,我的实力要远远的超过你,是的,不管你作了什么,这样的结果其实都是不会有着任何的改变的!”
“噗”阴祖此刻直接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事情最后竟然是会变成这样呢?难道说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修炼,竟然都是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吗?“
终末(尸灾异变)
“蚩尤,想不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这个男人依然是这么的强悍,好啊,这还真的是相当不错了,不过,你小子现在也是真的不用这么得意的,我现在既然是敢来的话,那么我自然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了,我是阴祖,你认为这些年中,我就真的仅仅是单纯的自己修炼吗?其实你催哦了,在这些年中,我一直都是暗中培养了很多的弟子,这些弟子现在也是形成了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这便是我自己创造的阴祖之门!“
““原本我是没有想着要这么快就使用这个力量的,但是现在看来,这还真的是不可能了,你们这些二弟子,我已经是暗中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现在你们也应该是要爆发出你们自己最为强悍的力量了,我对于你们的要求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将蚩尤这个男人击杀!”
蚩尤闻言,似乎是真的不怎么放在心上的,“阴祖门?这算是个什么呢?不过,这也是真的没有什么用的,现在你们便是可以让你们的这些弟子全部都是爆发出强悍的力量了,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是有着多么的强悍的!”
阴祖门的弟子,其实全部都是妖兽,在修为上,它们至少都是有着数百年的功力了,每一个单独出来,那都是绝世高手,可是这样的人在蚩尤的面前,竟然什么都不是,“原来都是一些小垃圾而已,我还以为是真的有着什么了不起的呢?而现在看来,这似乎也是真的没有什么的!”
“你们这些小垃圾,难道还真的是忘记了,我是什么人了是吗?不过,这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你们既然都是忘记了,那么我现在就让你们想起来好了,你们现在就可以好好的想想,当年你们这一身的本事,可都是我一手传授的,这些,你们也不应该是忘记的,不是吗?”
“蚩尤大人?您竟然是蚩尤大人,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我竟然都是没有想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们这些晚辈竟然还能再次见到您,您说的没错,。我们这一身的本事,都是您一手传授的,您对我们这些弟子的恩情,我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事情的发展还真的是有些出乎意料了啊,想不到,最后这个事情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兄弟们,可还记得,之前我曾说过什么吗?我曾不止一次的说过,蚩尤大人最后那是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怎么样?你们也应该是相信了吧,魔域中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我们这些作弟子的,自然是没有资格和蚩尤大人动手的,谁要是真的违反了这个规定的话,那么最后就是死路一条!阴祖大人,您老人家虽然是十分的强悍的,但是,这个规定,你不会不知道,因此,现在我们也是真的不能帮助你了!”
让它们去对付任何敌人,这都是可以的,但这个蚩尤就是不行,“你们这些弟子现在竟然是真的敢反抗我了,好啊,你们现在的胆子也是真的不小了,不过,你们现在也应该是知道的,我早在很多年前,便是在你们的体内注入了一道封印,而这么一道封印,其实也就只有我才能真正的解开,你们若是想要以极为霸道的力量来冲开这个封印的话,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不单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你们真的这么作了之后,你们自身将会受到无比严重的攻击,这些难道你们就真的是不知道吗?”
“不过就是这些简单的封印而已,你们这些人现在就离开好了,你们体内的这些封印,我已经是彻底的解除了,放心好了,我不单单是解除了你们体内的封印,而且就在刚刚也是将你们的功力再次强化了,是的,我知道,你们这些家伙这些年过的也真的是不容易,但是我现在既然都是回来了,那么这过去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完结了!”
“好啊,我们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一天到底还是等来了,现在只要是有着您在我们的身边的话,那么这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可以完美的解决了,阴祖,你现在究竟是还想要说什么呢?难道你现在还这点呢是认为,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的实力依然是可以超过大人的吗?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你就算是心中想了很多次,但是这些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法子的,不是吗?”
阴祖现在的脸色那是真的百年的极为的难看的,他自己都是没有想到啊,最后这个事情竟然都是会变成了这样!“是的,我们知道,阴祖大人你究竟是想要说什么,但是这都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您当年将我们从这魔域深渊中解放出来,这个事情,其实也是真的不需要再说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来,我们也是真的帮助你作了很多的事情了,这些事情,你这个男人就真的是忘记了吗?我想,就算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是你也是真的不能忘记的!”
“之前,我就是和你说过的,我们现在真正需要的是自由,是那种绝对的自由!”看来,说话的飞图是这一群妖兽中实力最为强悍的一个,也因此,这所有的问题都是让他来解决的!
“哈哈哈哈,飞图,你可真是好样的、我竟然都是不知道,你竟然是这么能说会道的,好啊,看来,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这还真的是委屈你了,不过这样也好,我现在也是真的想要看看,你究竟是有着多少实力可以获取你想要的自由的,毕竟,自由究竟是什么,你我那都是十分的清楚的,你不要认为现在蚩尤回来了,那么这个男人就是真的会为你撑腰了,这个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蚩尤究竟是一个什么性子,看来,你们也是真的不知道的,这个男人一向都是这样的,对于没有用的人,他都是懒得费心思!”
“而你们这些人的实力其实也是相当的不错的,这个男人能再你们的身上花费这么多的心思,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呢?难道你们就真的是不知道吗?既然都是利用,那么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能成为我的力量呢?难道过去的那倾斜事情,你们还真的就是忘记了吗?你们是忘记了,但是我没有忘记!”
“当年我为了要将你们这些人从魔域深渊的封印中解救出来,那是花费了多少的心思,当年我都是耗费了一半的功力,我想,这些你们自然都是知道的,而当时,当你们重新出来了之后,答应了我什么,你们曾说,一定是会帮助我完成我之前尚未完成的事情,难道现在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飞图现在依然是有话说得,“不错,这个约定,是我们说得,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了,这所有得一切其实都是有着一个大得前提得,那就是不违背道义,这些年来,你为了要获得强悍得力量,暗中可是伤害了很多得高手得,你以为这些事情,你一直都是作得十分得隐秘,因此,就没有人知道了是吗?这简直就是十分可笑得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得墙!”
“但当时,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发现了这一点,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这是因为,你在最开始伤害得那些人,那么都是心肠歹毒之人,能有着这么一个下场,也是它们活该!可是后来,这所有得一切都是变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来到了魔域深渊之后,你就一定要吸收他得力量,是得,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这个男人得力量当真是十分得强悍了,现在你也已经是吸收了数百人得功力了!”
“难道还真的是要让我说出,你这么作得原因究竟是什么吗?人人都是认为,你在吸收了这么多得力量之后,究竟是想要作什么呢?其实你得真正目的便是为了要复活当年得魔域第一神兽,飞天魔龙,怎么?难道我是说错了吗?”
波拉最喜欢的扎拉姐姐大人
“我若是没有猜错得话,这飞天魔龙应该就是你得本命神兽了,阴祖,你这个男人隐藏得真的是太深了,之前,你是怎么说得,你说,在魔域中,你一向都是独来独往得,但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不是这样得,要知道,这飞天魔龙只会和家族缔结契约,那么你得家族究竟是什么家族呢?
是得,其实很多的人都是不知道,这个魔域是最为看重家族传承的地方,个人的实力强悍当然是十分的重要的,但是有些事情,个人那是无法完成的,而真的是到了这个地步的话,那么最后究竟是会发生什么呢?这是谁也不知道的,因此,在这个时候,家族的力量自然就是变得十分的重要了,魔域中的家族等级是分为天地人三等的,但千万不要认为,三等就是极致了!
在三等之上还是有着一个至尊家族的,家族能达到至尊级别,这当真是十分的难得的,也是十分稀有的,闻言,阴祖的脸色竟然是多了一丝的得意,“飞图,你真的不愧是我的弟子啊,想不到你竟然是能将我调查的这么清楚,好,既然你都是这么说了,那么我现在便是告诉你好了,不错,我就是昔日魔域中的至尊家族,阴家!“
“这一点,你们自己也应该是知道的,在魔域中,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人敢叫做阴呢?不过,你们现在就算是知道了,其实也是不能改变什么了,这飞天魔龙原本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一直都是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机会,将他复活,只要 这个东西是完美的复活了之后,那么你们这些人还能是我的对手吗?当然了,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尊家族?难道你是阴雪宫的后人?这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了,当年这个男人可是十分的厉害的,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是还有着一个后人,当年这个男人可是被我一手击杀的,阴雪宫,你还真的是可以啊,原来,你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在等待这个机会吗?从前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现在也全部都是知道了,你们阴家最大的希望就是复活这个飞天魔龙,而这个水月神石九十分烦这个神兽的钥匙了!“
“好啊,我现在既然都是知道了这个事情的话,那么你认为在这个时候,我还能让你活着离开吗?“阴学宫昔日可是魔域的第一魔头,这一点那是不用怀疑的,这个男人可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的,精通魔域所有的招式心法,更是有着昔日的魔域第一神兽飞天魔龙,这两个家伙的配合当真石极为的好的,昔日,也不知道石战胜了多少的强敌了,但是这样的局面其实也是真的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的,这个阴家就是被蚩尤端掉了,原因也是十分的简单的,这个家族那是真的不能留着的,若是一直让这么一个家族存在的话,那么最后究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这还真的是不知道了!
“蚩尤,原来,这些事情你竟然还是知道吗?好啊,现在你既然是知道了,那么这就真的是很有意思了,那么现在你我之间就应该是真的要做出一个了断了,毕竟,这个时候,我也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和你战斗的,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将你击杀的,我之前就已经是得到了这个水月神石了,飞天魔龙现在也是真的复活了,那么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知道了,你现在究竟是能做出什么呢?“
“是的,我知道,现在你这个男人那是十分的厉害的,我现在想要战胜你的话,那么这还真的是有些麻烦了,不过,这既然是我的战斗的话,那么不管是发生了什么,我都是会坚持到最后的,我究竟是一个神秘性子,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是不知道的吗?“
“你说的对,你这个男人从前就是这样的,只要是你想要完成的事情,那么你就一定是要做到的,这一代你,我早在很多年前,就是十分的清楚了,谢长安,你在听说了这些之后,难道这心中就真的是不想去说些什么吗?难道就算是到了现在了,你也依然是认为自己是可以战胜我的吗?你这个男人的实力虽然是十分的强悍,但是你现在想要战胜我的话,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话错了,其实你现在的对手是我,来吧,你修炼了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是想要战胜我的,可惜啊,之前我一直都是没有给你机会的,但是现在这还真的就是不一样了,你既然对于自己的实力哦是这么的自信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来试试吧!“
“你们可都是不要插手了,我和阴雪宫这个男人也是真的很久都没有见面了,阴雪宫,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是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吗?大家想想看,除了是阴雪宫之外,还有什么人敢叫自己阴祖呢?是的,很多的人都是认为阴家是一个家族,但实际上,这个阴家其实就是一个人而已!“
“真是没有意思啊,我原本还想着多玩儿一会儿呢,而现在看来,似乎这还真的是不太可能了,行,算你说对了,我就是阴雪宫,这么多年不见,怎么样,我的实力是不是真的变得更加的强悍了呢?反正我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你也应该是这么想的是吧?“
“是啊,不过你这个男人还是和过去一样的,都是那么的让人讨厌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这天下人中,我就只有在面对你的时候,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办的?怎么样?这些年来,我一直要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是调查清楚了吗?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这些年来,我可是一直都是在寻找这个男人的,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背负着深深的骂名,其实你变成现在这样,这些全部都是我的错,作兄弟的,还真的是对不起你啊!“
“哈哈哈,这是什么情况?你蚩尤竟然也是会和人说对不起吗?嗯,就冲着你这么一声对不起,我觉得我这些年的委屈那就没有白受,不过,身为修炼者,承受一些委屈算是什么呢?对于这些你我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那么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呢?至于你要作的事情,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应该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因此,你现在也是真的可以放心了,这个男人我现在也是真的找到了,不过,想要找到这个男人,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毕竟,这个男人是我的孪生兄弟,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被人误会了这么多年,算了,现在你既然都是回来了,那么这一次,你可一定是要将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彻底的解决了,这个要求应该是不难的!“
“所有的人都是有些蒙了,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阴雪宫难道不是此番自己应该要击杀的人吗?可是为什么现在竟然是变成了这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之前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假的吗?当然是真的,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只不过,真正要复活飞天魔龙的是这个阴雪宫的大哥,那人才是你们真正应该要对付的人!”
“阴祖竟然还有着大哥,阴祖自己都是这么的厉害的,据说这实力已经是无限接近破碎虚空了,那么这个难惹的大哥自身的实力究竟是可以强悍到什么地步呢?这还真的是让人十分的好奇啊,”我的大哥,实力可是比我厉害多了,我这一身的本事其实也是他传授的,将这些魔域的神兽全部复活,自然而也是这个男人一手做出来的,不然的话,单单依靠我自己的话,这个事情,我是无法做到的,其实他才是真正的阴祖!“
“哈哈哈,小弟,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也是终于知道了,你我之间的察觉了,这一点,才是让大哥我最为高兴的事情,你这一身的本事都是大哥我传授给你的,因此,你现在想要战胜我的话,那么这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之前就已经是感受到了我的气息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离开呢?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是百年城了什么样子了?纳米自己现在变成了这样,这全部都是因为这个蚩尤!“
邪 醫 逍遙
“很多年前,我就是和你说过的,你是不能和这个难惹五年在一起,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不知道究竟应该要怎么才能真正的帮助你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这个男人现在依然是没有任何的长进,说吧,你自己为什么就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当年,你若是愿意听我的,那么现在自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过,现在你不管是说什么,这都是没有用了,因为,今日,你们所有的人都是要死在这里了,说起来,我自己也是真的有些难过的,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弟弟了,你若是真的完蛋了,那么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是没有什么人了!“
“我现在依然是愿意给你一次机会的,只要你现在是真的愿意回头,那么所有的一切,其实都能来得及,我就担心你,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都是不愿意回头,我就真的是不明白了,你我出身同一个家族,可是我就是想要让阴家成为魔域第一,天界第一,这难道就真的是一种错误吗?为什么你我是兄弟,可是你竟然都是不能理解我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蚩尤,你可真是可以啊,你现在人都是飞升天界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你一直都是不愿意放过我,那么好,我现在都是来了,是的,其实我已经是复活了很多年了,你可以迷惑我的弟弟,那么你现在可是不能迷惑我的,这一点,你也应该是十分的清楚的!“
“我和我的弟弟那是不一样的,你身上的那一道十字伤疤,就是我留下的,当然了,我的身上你也是留下了诸多的伤痕,你我战斗了这么多年了,可一直都是一个平手,最后一战,若不是最后轩辕氏出手的话,那么你这个小子只怕是早就死了!“
“你说你修炼了这么多年有什么用呢?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轩辕氏这个小子就从来都是不去修炼的,但是这个小子就是比你要厉害多了,我记得,当年,你这个男人可是一心想要超越他的,呢么现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了?为什么你们两人的感情竟然是这么的好呢?“
“不过,这些我也是真的不在乎了,所有的事情,我现在都是要和你作一个了结了,你认为你现在就真的是可以阻拦我吗?“
“其实到了现在,我依然是没有把握可以战胜你的,你这些年来,想必功力又是强悍了很多了吧,不过这些,我也早就已经是习惯了!我知道,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这全部都是我的错,可正是因为如此,有些事情,我才一定要去作的,阴祖,你既然已经是来了,那么你就下场吧,反正,你现在也是不能离开了,不如就好好的战斗一次,这其实也是你一直都是想要的东西,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听起来,似乎也真的是很不错的,不过,我现在也是真的没有这个兴致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现在就是想要复活飞天魔龙,你若是可以帮助我完成这个心愿的话,那么你不管是有着怎么样的要求,我想,我都是可以答应你的!“
“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也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的,不过,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我是不会帮助你的,不管是在任何时候,我都是不会帮助你的,我们这里可是有着这么多的人呢?难道你还真的的都是可以战胜了,我竟然都是不知道,原来,你现在竟然都是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了吗?“
“这又什么好奇怪的,难道我现在这不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吗?我从前就是这样的,难道你就真的是忘记了吗?也是啊,你我也是这么多年不见了,我现在究竟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只怕是早就忘记了!“
“都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依然都是不能放下吗?“都是过去了这么久了吗,为什么就是不能放下呢?“
“放下?你让我如何放下,当时,你也在菖,禾玉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要遭受到那么强烈的攻击,是的,这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因为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当年太弱了,那么其实很多的事情,其实都是可以不用发生的,我现在不过就是想要复活飞天魔龙,之后将他击杀,这难道有什么错呢?“
“没错,这飞天魔龙不过就是被天魔控制了,我这一生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将天魔这个男人击杀,我现在久问你,难道你是真的不愿意来帮助我吗?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在这里看着就好了,这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作就可以了,反正,这么多年以来,这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我自己完成的!“
这阴祖也是一个可怜人啊,他这一生最爱的女子,竟然是被飞天魔龙击杀了,而造成这所有的一切的人,便是天魔!
谁都不知道,这个天魔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是唯一清楚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实力当真是十分的强悍的,就算是强悍如阴祖这样的人,那么在面对这样的男人的时候,这也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
“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究竟是要不要来帮助我,当然了,你自己也是真的可以不作的,但是你现在可千万不要碍事!“
“不,现在的飞天魔龙早就不是之前的魔龙了,这个家伙的实力现在可是十分的强悍的,一旦这个家伙真正的复活之后,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最后究竟是会发生什么的,难道你还真的是对于这些后果,什么都不管了吗?“
“是的,我现在当真就是什么都不顾了,我从前就是心太软,这事情最后才会变成了这样,因此,我现在还真的就是要去改变这所有的一切了,我原本就是没有错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