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第二百九十八章 抽絲剝繭分享

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
小說推薦帶着藥箱穿紅樓,我林黛玉只想苟命!带着药箱穿红楼,我林黛玉只想苟命!
每次看见伯父,黛玉都会想起枉死的父亲。
因为她的疏忽和自以为是,父亲被人下了那么长时间的毒她都没发觉。
想起这一点她的心里就像被火烤一般的难受。
便恨不得把所有的关心都放在伯父身上,仿佛这样便能减轻一些她心里的愧疚似的。
却没想到这样做反而增加了伯父心里的负担。
伯父一家都是老实人,你对他太好,他无以回报,便会着急,想躲开。
这可不是长久之计。
想到这里,黛玉对大黑道:“我知道了,你过去吧,家里有你操心,谢谢你。”
说得大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羞赧地摆了摆翅膀,赶紧飞走了。
北静王现在对黛玉和乌鸦们之间能直接对话已经不再惊奇,但心里还是钦佩又羡慕。
大黑一走,他就忍不住道:“我这是一不小心捞了个宝贝吧。”
满脸的欣赏和骄傲。
黛玉微微一笑,也没去嗔他。
北静王又道:“刚才还没顾上告诉你,听常公公说冷宫曾经住过一位伊贵人。伊贵人在里面住的时候,颇得当初的德妃娘娘照应。而德妃娘娘,就是当今皇上的生母……”
黛玉闻言,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北静王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和自己想到一处了。
对她道:“我们先不下结论,问过呱哥再说吧。”
答案仿佛就在眼前,隔着薄薄的一层纱,只等呱哥来揭开它。
黛玉默然。
心里却犹如惊涛骇浪般,沸腾起来……
不用等呱哥过来,她已经可以肯定那个答案。
皇上有太多的动机来这么做。
首先可以把太上皇逼回皇宫。
只有太上皇回了宫,皇上才有机会下毒。
其次林如海的财力一直被各方所觊觎,如果不能为皇上所用,那么留着林如海反而有可能便宜了太孙。
毕竟谁都知道林如海是太上皇最忠实的臣子,太上皇一直不放话让皇上使用林如海的财产,应该就是有了别的打算。
而能让太上皇费心替他打算的,除了太孙也没有别人了。
既然如此,皇上何必还要留着林如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
更何况林如海一死,太上皇心里肯定会大受打击,如果能因此出点什么意外的话,说不定连毒都省下了……
难怪忠顺王能在林如海出事前便安排人去苏州林家挑拨,竟是因为只有他能提前得知皇上要杀林如海,说不定就是借了他的手去做的。
黛玉和北静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揭晓的笃定。
呱哥来了。
一边歇气,一边听完黛玉问它的几个问题。
这才对黛玉道:“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那个地道,”
“前两天夜里飞到那里,正和一名弟兄在树上聊天,就见墙上翻进来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蒙着脸,“
“这两个人转来转去到了假山那里,然后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我们钻进他们进去的那个洞口,这才发现里面竟然还有路,”
“好在那两个人点了蜡烛照明,才能看得清里面。那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听语气是到什么大臣家里找罪证但是没找到,还说改天再去,”
“那条地道里挖了好几个洞,他们两个走走停停,到一个洞里去放下武器,又到另一个洞里去换了衣服鞋子,”
“哦对了,放武器的洞和放衣服的洞离得不远,昨晚时间来不及没带你去看武器,改天吧。”
甜蜜孽情
最后一句话它是对北静王说的。
它说一句黛玉重复一句。
北静王听得很认真,一个细节也没有放过。
当听呱哥说到武器的时候,他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一下子想起那几个小瓶子。
对着窗外拍了拍手,夜沧冒了出来,将手里的包袱递给北静王,嗖的一下又不见人影了。
北静王打开包袱,对黛玉道:“这是在洞里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敢随便打开……”
“那是毒药。”呱哥着急喊道:“千万别乱动,是剧毒,我听见那两个人说的。”
它的一名兄弟就是曾经死于剧毒,死状特别惨,不怪它看见毒药就害怕。
黛玉一听是毒药,脑子里立刻便想到父亲中毒而死。再联想到窗户上那个脚印也是和毒药在同一处发现的,当即意识到,毒死父亲的药就在这里面。
果不其然,在黛玉戴上隔离手套和面罩,小心翼翼地打开小瓶子挨个检查的时候,就在这一大堆瓶子里发现了父亲身上的那种毒。
她颤抖着手,闭了闭眼睛,让自己平静,再平静。
越来越接近父亲死亡的真相了……
北静王问呱哥:“你知不知道那条暗道是通往哪里的?里面的人是谁?他们和不和宫里的人接触?都和谁接触?”
呱哥刚好在喝水,听到这个问题着急回答,差点被水呛着了,道:“我还差点忘说了,那俩人中的一个我们认识,他是宫里的一名侍卫,经常在宫里到处巡逻,看上去很普通,我听见有人叫他万楷。”
“万楷?”北静王重复了一遍,“万山基的儿子?”
黛玉一愣,山鸡的儿子?
北静王道:“就是来找你看病的忠顺王妃娘家,她哥哥万山基,侄子就叫万楷。”
黛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蒙在眼前的薄纱越来越透明,离揭开真相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有没有这种可能?皇上给忠顺王下令杀死林如海,忠顺王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内侄子?
可能性简直太大了。
他们竟还敢来让自己去救他家老人,真是好大一张脸。
呱哥又道:“这条暗道通的是京城里的一家粮行,我们还过去瞧过。”
粮行?
黛玉和北静王同时想到扬州,暗杀太上皇的那帮人也是藏匿在粮行,粮行里也有暗道。
越想,越觉得形势危险。
如果这两家粮行真的有什么联系的话,太上皇危险了。
扬州的那家粮行背后还有安南二皇子,如果京城这家粮行也是……
天啊,安南人随时可以进宫,要了太上皇的命!
北静王和黛玉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