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第六百六十五章 你清醒麼你鑒賞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小說推薦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
“就是啊!告诉我们吧!”
所有人,冲着苏之时高呼,此时此刻,这些人早就将什么“英雄豪杰”“仁义无双”抛掷脑后了,他们只想要长生不老。
空间悍女:将军,吹灯耕田 小说
这里面,有一个人,他喜欢陆霓裳,见陆霓裳如此想要长生不老,他虽然无意于此,却也为了得到陆霓裳的亲睐,站出来说道,“盟主,你看,如今这是人心所向,盟主想来以仁厚治理整个武林,想必定会将神医册子交出来的吧?”君倾心说完,朝着陆霓裳看去,刚巧陆霓裳朝着他看了过来,他忙挺胸抬头,冲着陆霓裳露出自以为最完美的笑容。
陆霓裳心里虽然对君倾心的所作所为很是不屑,但现在这种时候,当然是人多力量大,再加上君倾心家在武林中是最不缺银子的,若是他肯拥护她,那么她就有机会站到和苏之时一样的高度,到时候,她就有能够和苏之时谈判的资格。
为此,她笑了笑回应君倾心。
君倾心立刻就为之神魂颠倒了。
“神医册子是我朋友的遗物,他离世之前,将神医册子交给我的妻主安悦,悦儿并未从我的朋友口中得知应该将神医册子上的长生不老之术分享给大家,所以,恕难从命。”苏之时道。
“人都死了!不管他说了没说,还重要么?”君倾心道,“盟主!最为要紧的是活着的人啊!不如盟主开个价钱,我君倾心愿意以倾家的财力来买盟主手中的神医册子,到时候,我愿意将神医册子上的长生不老之术分享给大家,让武林中人,人人都能够长生不老。”
LAST SPELL
君倾心这样一说,大家都站在了他的身后,开始拥护他,甚至有的人说,“盟主私心太盛,还不如君倾心少爷大公无私,不如盟主别做盟主了,让君倾心少爷来当,岂不好?”
有人高喊,“新盟主!”
“新盟主!”
“新盟主!”
多得是喜欢随声附和的人,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大家纷纷倒戈,要立君倾心为新任盟主。
陆霓裳问苏之时,“盟主,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意将神医册子交出来么?”
“姐姐不好了!武林中人因为神医册子造反,盟主已经被他们打伤,姐姐你赶紧带着墨公子逃啊!”
安悦此时正在和墨深商量山后面那片地该如何如何,秋水此时冲进来,蓬头垢面,脸上还有血,她如此大喊,安悦愣了一下,立刻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杀!安悦就在这间房间里,找到她,就能找到神医册子!所有人,杀进去!”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安悦来到门前,将墨深与秋水护在身后,看着眼前人,带头的竟然是陆霓裳。
“陆霓裳,之时呢?”
“安悦,你现在最好乖乖的将神医册子交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在你的尸体上找,也能找到!”
千年靜守 小說
安悦又问,“之时呢?”
陆霓裳甩着鞭子冲进来,“之时之时,我告诉你,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墨深,秋水,你们赶紧跑!”安悦冲着两人吼完之后,放出银线,和陆霓裳打斗在一起。
偏偏这个时候,君倾心也来了,他怎么可能让陆霓裳吃亏,立刻冲过去,他们两个人打安悦一个人,安悦很快落了下风,只好趁机逃走,一面往外跑,一面寻找苏之时,奈何,她有意跑遍整个白素山庄,却没有见到苏之时的身影。
之时,你在哪儿?
终于,安悦被陆霓裳和君倾心逼到了那个大阳台上,阳台之外是万丈深渊,安悦对这个地方无比的熟悉,可她不敢保证再掉下去一次,自己会不会还像上次那么幸运。
“为什么?你们自诩是武林正道,为何要谋反?为何要打伤之时?为什么要将我逼到如此地步?”
陆霓裳脸色凶恶,“交出神医册子,饶你不死。”
“神医册子?”安悦闻言,沉沉的叹息了一声,“我依稀记得,当年武林就因为神医册子而弄得腥风血雨,人人不安,我以为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次发生,没想到,从前的人已经放弃了长生不老,可现在的人又那样贪恋长生不老,长生不老有什么好的?如果不能够做一个好人,如果不能做一个能够利益众生的人,就算长生不老又怎么样?真的会快乐吗?”
安悦看着陆霓裳和君倾心,“而你们,为了所谓的长生不老大闹白素山庄,将我好不容易重建的家园摧毁,我原想着在这后山开垦出一片地,种些花果蔬菜,过上我一直都很想过的小日子,奈何……偏偏是你们!你们这些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一次又一次,破坏了我想要的生活。”
“陆霓裳,我再问你一遍,之时究竟在哪儿?”
陆霓裳道,“他再也不可能是你的。”说完,手中的鞭子朝着安悦狠狠的甩去,即便是打空了,仍然发出一声巨响,令人不敢想象如果这道鞭子打在安悦的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一旁的君倾心知道苏之时在哪儿,在武林中人围剿白素山庄,将苏之时打伤之后,是陆霓裳将其他人引到别的地方,而她自己则将受伤的苏之时藏到了自己的马车上,又来找安悦取走神医册子。
君倾心此时已经怀疑陆霓裳喜欢苏之时,他开始担心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陆霓裳和苏之时,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君倾心,你怎么还不动手?你我联手,一定能杀了安悦,夺走神医册子!”
君倾心回过神,看向陆霓裳的后背,“要本少爷动手可以,可是,本少爷想知道,你为何将受伤了的苏之时藏到你的马车上?”
陆霓裳生气的回头瞪了君倾心一眼,“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赶紧过来帮忙!”
“那好,如果你能答应我,在我帮助你得到神医册子之后就与我成婚,我就帮你。”君倾心如此说道。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君倾心,你现在和我谈交易,你清醒么你?”
“你别管,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