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一劍天鳴 愛下-第一百零二章 鄭綺雯之娃娃親熱推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千翎羽见俩人已经对战完毕,撤掉空间术,让俩人回归域主大院。而傅波众人见到俩人从不要命的互攻到最后盘坐在地上恢复伤势,心中那个惊骇久久难平静。
这皇阶境巅峰战力这么强大已经超出他们的预估范畴,一阵稀嘘。
李源鸣率先站起来,看着眼着这贺子召道:“你先到域主府二日,没有伤我兄弟,这是你能活下来的原因,希望你能好好履行承诺,三十年内辅佐我,我助你突破王阶境后,你可以离开。”
“是,少主。”贺子召恭敬道。
“胡大管家,看来又要麻烦你了,我们都是败家仔呀,每次打斗都以损坏这些花草树木为代价,唉。”李源鸣叹息道。
“少主,您太客气了,草木易长,人才难得呀。”胡旭升笑道。
“大家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贺兄,以后就是你们的兄弟,胡大管家安排酒宴,欢迎他们加入。”李源鸣随意道。
“贺子召见过各位同仁,各位兄弟。”
此刻毫无脾气的贺子召抱拳与众位弟兄行礼道。
傅波,青元格,洪天柱,胡旭升等人笑呵呵回礼。
“贺兄,你那些手下,能同心同德一起加入这个大家庭吗?”李源鸣望那望地上的躺着的六位武者,笑道。
“少主,这个由老夫来处理。”贺子召躬身道。
“老婆大人,把他们禁制给解开,交由这位贺兄处置。”李源鸣朝站在旁边的千翎羽笑道。
“好的,夫君。”千翎羽露出那迷之微笑,调皮的向李源鸣眨了眨眼道。
六人禁制被解开,他们都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家的特使竟然诚服这年轻人,这让他们心里有些失落,现在又让自家特使来处理,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别找不痛快呀。
“各位兄弟,你们也是跟老夫奉旨来调查无望南域吞吸魔功之事,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李少侠行事光明磊落,老夫愿意跟随他;如你们有谁不愿意追随的,现在可以离开南域,老夫不追究。”贺子召随意道。
“贺特使,您讲话算数吗?”一位武者抖胆朝着贺之召问道。
“老夫一言九鼎。”贺之召道。
“那老夫想回归元帝国去安享余年。”那武者朝着贺子召拱手感谢道。
“哦,请一路走好。”贺子召还礼道。
“忘了告诉你,还有一句话,那是建立在少主安全前提下。”那武者刚走不到一丈被后面的贺子召施展‘先死后生’剑域给笼罩,然后一剑灭杀道。
“五位兄弟,你们也可以走,发誓不透露李少侠任何秘密都可以安全离开,贺某不拦你们。”贺子召这老阴逼又朝着余下五人问道。
“我们诚服李少侠,绝不反悔。”五人朝着李源鸣跪下,直磕头道。
“贺兄,看你把兄弟们吓的。”李源鸣朝着贺子召责骂道,又伸手扶起身前的五人道:“各位兄弟赶紧起来,以后大家是一家人了,不用多礼。”
“少主,属下之罪,望少主责罚。”贺子召单膝跪地道。
“看看,你又来了,以后对兄弟们好点,人心都是肉长的,相信兄弟们不会背叛我的。”李源鸣转身又扶起贺子召道。
“是,少主。”
“那好,以后这五位兄弟就交你统领,希望你好好待他们,如他们向我说你不是,那我拿你是问。”李源鸣笑着对贺子召道。
李源鸣然后又道:“来,今日比较高兴,大家一醉方休。”
随后,众人随着李源鸣,一起来到大堂,吃喝起来。
三个时辰后,李源鸣问道:“贺兄,那归元帝国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归元帝国就是十大郡的统治王国,帝国统治者也是万明王朝的后人。”贺子召恭敬回答道。
“哦,那距离千元郡多远?”李源鸣好奇问道。
“百万里。”贺之召道。
“此次贺兄来南域是谁向归元帝国讲我修炼吞吸魔功?”李源鸣好奇问道。
“现任郡王黄鹤龙,派人禀报帝国。”贺之召如实回答道。
“现在你相信我是否修炼此魔功?”李源鸣笑道。
“少主,是否修炼此功法不重要,老夫现在是少主属下,那调查事情与老夫现在无关。”贺子召也笑道。
“好,以后你和这几位兄弟一起守护这无望南域。”李源鸣笑道。
“是,少主。”贺之召道。
其实李源鸣也想打听归元帝国其他事,但是目前千元郡还没有搞定,没有心思去理会归元帝国之事。
“洪大哥,目前南域是否发展平稳?”李源鸣笑着问洪天柱。
“域主,五位将军传讯千元郡已经叫停三域继续进攻南域,而文治这块也趁机落实一些发展策略,需要时间来见证效果。”洪天柱道。
“来,这域主印拿去。”李源鸣把那域主一印递给洪天柱后,又对笑着对大家道:“这无望南域靠众兄弟去打理了,放心大胆去干,有什么事情我顶着;嘿嘿,我可是甩手掌柜,你们也别指望我能帮上什么忙。”
“少主,您给我们多招点像贺兄这样的人才回来就好。”青元格笑道。
“贺兄,你在归元帝国主要管治那一块?”洪天柱问道。
“洪兄,之前为兄负责管治武道,对归元帝国武道这块略有小的建树。”贺子召毫不掩饰道。
“那好,我们正发愁这块还没有合适的人才,现在你来了,这块由你承担起域主之前提的办学府的统筹者。”洪天柱笑道。
“承蒙兄弟看得起贺某,那贺某义不容辞了。”贺子召也不推辞道。
……
次日,李源鸣在域主府转了几圈,觉得自己在这里有点妨碍众人工作,于是告诉洪天柱,要出去溜达,少则几天久则几月再回来。
“域主老弟,你真的是把老哥给忽悠上了贼船了。”洪天柱笑道。
“洪大哥,这是你的强项,我只是一个过客,如果有事可以通过这传送阵找我,还有一个秘密消息渠道,你拿着这令牌可以找到他,他叫许喻,相信可以给你一些帮助。”李源鸣拍了拍洪天柱肩膀道。
李源鸣通过传送阵,回到千元郡那庄园内。
看着凌道风通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把这庄园布置得有模有样,心里也欣慰暗道,这老小子,还是个人才。
“少主,好。”淩道风见到李源鸣出现在大堂上,急忙行礼道。
“免礼,最近千元郡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李源鸣坐下道。
“有十几个消息,也不知道真假:一,华家通过一个多月的搜查也没有抓到那夜闯华府的高手,损失了近小半个华府,最后不得不停止搜查,吃了哑巴亏;二,郡王府前个月发生外人进郡王府救人事件,最后也同样没有下文;三,上个月郡王府和郡王室联合派人到灭杀少主,听回来人讲,少主已修炼吞吸魔功,内部打探消息,听闻郡王室向归元帝国上报此事,已经派专人前去南域调查少主之事;四,剑宗近期要举办(千元郡)剑客比开争夺大赛;五,阅道楼产生内乱,听闻二楼主和三楼主将联手逼宫大楼让位;但又听闻千元郡王家三公子准备向阅道楼大楼主郑熊提亲,准备迎接郑熊女儿郑绮雯;六,郡王室为了安抚少主,对外已经宣称少主为南域实际统治者。七,轰动几百万年的战场将在元新郡开启……”凌道风道。
“那阅道楼内部产生内乱?那二楼主和三楼主真实身份知道吗?”李源鸣瞄了一眼凌道风问道。
“这阅道楼和落花亭高层人真实身份都是个谜,属下也不知道。”
“那王家三公子是何许人?王家势力如何?”李源鸣问道。
“那三公子叫王剑锋,武道修为天阶巅峰,其父是王宇震,未来的王家家主,曾祖父是郡王府第五十九任老郡主王稀城,听闻快要突破王阶境。”凌道风道。
“那元新郡距离千元郡远吗?”李源鸣又问道。
“两者之间有传送阵,如果要走陆路,最少有三四百万里,因为中间隔着几大郡。”凌道风如实道。
“那剑宗剑比武什么时候开始?”李源鸣又问道。
“三个月后。”凌道风道。
“好,南域之事已解决,你负责千元郡消息。”李源鸣见凌道枫好似担心南域,于是随口道。
“是。”凌道枫退下。
“郑丫头,我们去你在千元郡义父家,听说那王家三公子来向你义父下聘礼,准备迎接你,我们去帮你看看未来夫君品性如何?”李源鸣进入小塔笑着对三女道。
“你这小子,听谁讲的?”郑绮雯羞红双脸问道。
“我们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况且来了千元郡你不去见你养父也不妥。”李源鸣道。
“小子,你不怕这雯丫头被别人拐走吗?”小火调侃道。
“是我的的拐不走,不是我的绑着还会跑。”李源鸣摸着小火脑袋笑道。
李源鸣给自己稍做打扮,面容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三人随着郑绮雯来到养父郑熊家,只见那郑家庄园布置奢侈豪华,那庄园大门让人有种入室抢劫之心。
由于郑绮雯多年未回千元郡,守卫都不认识其,只能掏出令牌才让入内。
“你这郑家大小姐,做得够窝囊的。”千翎羽笑道。
“我从五岁离开千元郡,后面只回来不到二次,他们不认识我情有可愿。”郑绮雯表示理解道。
“奶娘。”郑绮雯刚入大堂看到一中年女大喊道。
“小姐回来?”那中年妇女打量着郑绮雯良久,才开口问道。
“是我回来了。”郑绮雯扑进那中年妇女怀中道。
“好了,小姐,你还带着客人来呢,不怕他们笑话吗?”那中年妇女笑道。
“爹在家吗?”郑绮雯双眼微红的搂着那中年妇女问道。
“老爷,昨日刚回来。”那奶娘道。
“那我去找爹,你三人先坐在这里等下。”郑绮雯朝三人扮了一个鬼脸,然后往右侧那书房而去。
“哈哈,小子,你这女婿以后享福了,这庄园绝那什么府好上百倍。”小火逗趣道。
“影儿,要不鸣哥给你在千元郡找一好人家嫁了?”李源鸣调侃道。
“影儿心里有人呢,你就别打趣她了,小心她跟你急。”千翎羽笑道。
“翎羽姐,你就别取笑本凰了,本凰明日就在千元郡来个比武招夫。”小火蹦蹦跳跳的兴奋道。
“好的,鸣哥一定从旁协助影儿妹妹,找个好妹夫。”李源鸣笑道。
……
一刻钟后,郑绮雯扶着一满面红光,精神焕发的中年人朝大堂走来。
李源鸣暗暗打量这中年人,用识别真假一扫识,通过层层剥析发现这那中年人脸是另一副模样,虽然刻意收敛剑者气息,但那身上透出种剑道高人,修为境界竟然达到王阶境一重后期重,而明面上是皇阶境巅峰修为。
“爹,这是雯儿的几位朋友。”郑绮雯抚着那中年人道坐下道。
“雯儿,介绍他们让爹认识认识。”那中年人笑道。
“爹,这是千翎羽姐姐,这是凰魅影妹妹,这是李……”郑绮雯刚要介绍李源鸣时,被李源鸣突然打断。
“郑叔叔,我是郑绮雯的师弟,我叫李醉。”李源鸣向郑熊行礼道。
“哈哈,原来都是雯儿好友,看来雯儿在南域得到你们不少的帮助呀。”郑熊笑道。
“郑叔,这是我们这些做好友应该的。”李源鸣道。
“……”郑熊正要开口道。
“报老爷,王家老祖王稀城带着玄孙王剑锋投贴要见老爷,现在府外。”守卫道。
“知道了,让他们进来。”郑熊看了看四人,笑道。
“郑叔,我们要不要先退下?”李源鸣知趣的问道。
葆星 小說
“不用了,你们坐在这边看着就好,老夫猜到他们是为什么而来。”郑熊扭头望着郑绮雯笑道。
“爹,您老看雯儿做什么?”郑绮雯满脸羞红,暗道:“这臭小子讲的是真的,看来之前那娃娃亲怎么向这小子解释呢?”
独步成仙
“听说郑总楼主昨日回来,经不住老夫那玄孙剑锋一阵纠缠着,非要让老夫带他来向郑楼主提迎娶之事……”那王稀城人未到大堂门口,声音已响彻整个大堂。
“王老兄,王老郡王亲自来寒舍,郑某深感荣幸,迎接来迟请恕罪。”郑熊急忙从那堂首那坐椅上起身往外迎接道。
“诶,郑老兄,你讲我们以后怎么论才好,老夫那不成器玄孙,硬是要娶你那宝贝女儿,那我们这不是差辈份了吗?”王稀城一阵叹息道。
“王兄,我们咋论就咋论,难道你还想让为兄叫你爷爷不成?”郑熊笑骂道。
李源鸣看出这俩人之间很熟,要不然也不会开如此玩笑。
“哎,郑兄,你这里还有客人呀,看来为兄今日来的不是时候呀。”王稀城笑着扫视下李源鸣众人又道:“原来你这宝贝丫头也在呀。”
“王兄,雯儿和她们好友也是刚到。”郑熊望着后面抬着礼品的众人又道:“大家坐,王兄今日这是来真的呀?”
“侄儿,见过郑伯伯。”一气宇轩昂的年轻剑客上前给郑熊行大礼道。
“哦,这是剑锋侄儿,长这么大了。”郑熊笑道,随后让其坐下。
众人落座后,那王剑锋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郑绮雯、千翎羽、凰魅影身上,暗道:“那个是郑绮雯,如果能一起娶回家那该多好。”
“郑兄,难道为兄今日来是玩的吗?”王稀城端起茶,笑道。
“王兄,当时剑锋六岁,雯儿二岁,大家之前一句玩笑,老兄在十八年后真的把他当真了?”郑熊苦笑道。
“郑兄,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讲话自然是一言九鼎呀,老夫可是念念不忘,你看当时这玉配还在这。”王稀城可不想让郑熊耍赖,连忙正色并掏出证物道。
“王兄,这样看俩个孩子意思好吧,过了十八年,俩孩子也没有见过面,我们大人也不能强行撮合,孩子以后会怨恨我们这些老家伙的。”郑熊见王稀城拿出那玉配,有点难为情道。
“郑兄,你既然这样讲,我家剑锋那是对老兄那宝贝女儿念念不忘呀。”王稀城扭头问那年轻人道:“剑锋,你现在还愿意娶郑丫头吗?”
“老祖,我愿意一万个愿意。”王剑锋收回目光,那头如鸡啄米似的点个不停道。
“郑兄,看我这玄孙样子,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呀。”王稀城大笑道。
“那雯儿你的意思呢?”郑熊无奈的望着郑绮雯道。
“爹,本来女儿婚姻嫁娶要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儿不该插嘴,但是女儿喜欢强者。”郑绮雯看了看李源鸣,又看了看那王剑锋道。
“那依你之见,要如何办?”郑熊心里明白了,假装问道。
“雯儿想办一场比武择夫,这样应该不会违反您和王伯伯十八年前定下的约定吧?”郑绮雯扭头看向王稀城道。
“哈哈,这丫头有个性,当时郑兄和老夫确实没有具体约定,只约定十八年后,看孩子俩自己的意思来定,但是选择权在我方。”王稀城对自己的玄孙那是信心十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