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線上看-第五十六章 入朝爲官相伴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小說推薦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疯了吧!长公主把疯批质子囚禁三天了
太师想起公主所说的大礼,脸色立刻别的铁青。
“恒儿……”杨夫人原本准备让人准备一口薄棺,为李玉立个坟,谁知道,一出杨家大门就看到了李恒。杨夫人焦急跑上前,见叫不醒李恒,赶紧让人把李恒抬进府里,又吩咐丫鬟去找大夫。
杨夫人回府时,这才瞧见杨安成。
“老爷,恒儿……”
“回府再说。”
长公主都将人送到他门前了,他若是将人赶走或杀了,长公主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李恒……留下势必是个祸患。他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此事才行。
因为李玉一案,姜缨命刑部与大理寺联手彻查中都所有违法乱纪之事,一旦查出,不管那人是谁,什么背景,都将严惩。刑部与大理寺没日没夜,彻查三天后,还真的查出了几宗陈年旧案。
而这些案子,牵扯到了中都首富隋家,隋家只是商贾,在这满地是权贵的中都,毫不起眼。隋家之所以被人忌惮,是因为隋家大小姐的夫婿杨士成。
十年前,隋家只是一个稍微有些钱财的商贾之家,后来因为搭上杨家这颗大树才有了今日这番成就。
成也萧何败萧何,当年隋家仗着杨家得了势,眼下又因为杨家倒了霉。
隋家家主前脚被抓进大牢,隋夫人后脚就来了杨家,“若非李家惹了众怒,长公主也不会派大理寺与刑部彻查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案子,你大哥也不会锒铛入狱,慧玲,你可是咱们隋家最有本事的人,隋家遭难,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此事二夫人隋慧玲也刚刚得知,不过,隋家虽然是靠着她才发迹的,可随着隋家的富贵如日中天后,大哥渐渐不将她放在眼里,这一两年,还想越过他,示好大房。她对此,早就心生不满了。
再者,虽然隋家这次是因为李家牵连才倒霉的,可大哥若是行的端做得正,麻烦怎么可能会找上门?另外,杨家才因为李家的事情受了上面的责难,这个节骨眼上,她若再求大房帮隋家,以大房的性子怕是会弃了二房。
不行,娘家再重要,如何与孩子的前途相提并论?
“大嫂,不是我不帮忙,你也看到了,因为李家的事情,眼下整个杨家,恨不得闭门不出。再者,刑部与大理寺是受了长公主的命令行事,孩子大伯再厉害,还能违抗长公主的命令?”
隋夫人不满,“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大哥在牢里自生自灭吗?”
夕风
隋慧玲被大嫂的咄咄逼人气到,“大嫂,这些年隋家得了杨家多少好处,你我心里清楚。这一次的事情,就算是因为李家而起,若你们问心无愧,大哥又怎么会被关进大牢?”
命中注定遇见你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若是大嫂非要咄咄逼人,那这亲戚,不做也罢。”隋慧玲叫来下人,准备送客。
隋夫人见状,立刻慌了,“慧玲,刚才都是嫂子太着急了,若是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大嫂给你道歉,你说的对,杨家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再出面。可隋家之前靠着你大哥,现在你大哥出了事,隋家日后要如何是好?隋家倒了,对小姑应该没什么好处吧。”
隋慧玲虽然不想因为大哥惹了大房不快,却也不想就这么丢了娘家这个依靠,思量一会后松口,“除了此事,其他能帮忙的,我一定会尽力。”
隋夫人等的就是这句话,“闫儿是咱们隋家小辈里,最出息聪慧的一个,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让闫儿做个官?”
“你想让隋闫入朝为官?”隋慧玲被隋夫人的野心气笑,“眼下我夫君还在革职期间,大嫂不觉得这是在为难我吗?”
“哎呦,你也说了,这只是一时的,就凭太师的本事,妹夫官复原职,还不是迟早的事情。”隋夫人长了一张巧嘴,三言两语,就让隋慧玲转忧为喜,“其实我也没想让闫儿做什么大官。就是希望,隋家还能有一点希望,若你大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咱们这一房,也不至于被夺了家主的位置。”
隋家可是京都首富,也是杨家的钱罐子 若换了家主,有些事情,他们就做不得主了。
此事关乎杨家利益,隋慧玲不得不谨慎考虑,“此事我会与夫君商议的。时辰不早了,大嫂早些回府吧。”
隋慧玲亲自送隋夫人出府,在大门口正好遇到杨兴回府。杨兴与隋夫人打招呼后,跟着隋慧玲回府,“娘,舅舅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可别犯傻,此事咱们不能插手。”
大房那么有本事,李家犯事的时候,他们还不是说撇清关系就撇清了关系?
二房哪里都不如大房,又是这个节骨眼,还是别自找麻烦的好。
“你当娘傻啊。”隋慧玲叹气,“隋家的事情,我和你爹商议之后再说,不管如何,那是我的娘家,如果你大舅的事情上咱们出不上力,那就在你表哥的事情上,咱们多费点心思吧。”
“表哥什么事情?”
隋慧玲简单说了一下隋夫人刚才的提议,杨兴皱眉,“舅母还真敢想,我这个堂堂正正的杨家少爷还在家窝着呢,就是有空缺,也轮不到隋闫啊。”
染色体47号
“住口,那是你外祖父家。”
杨兴撇撇嘴转移话题,“娘,你和爹说表哥的事情时,能不能和爹说说,让他和大伯想想办法,让我官复原职啊。”
“你那个位置,不是让杨晋顶了吗?”
“一个庶子,也配抢我的位置?”杨兴不屑,“娘,我不管,我就要官复原职。”
隋慧玲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子都主动开口了,她哪有不应的道理,“行行行,娘最近让你爹去找你大伯探探口风。”
杨兴见隋慧玲答应,立马开心了,“那儿子就等娘的好消息了。”
马上进入八月,秋闱在即,按照以往惯例,这个时候,中都的各大赌坊已经开始下注,赌秋闱的探花郎榜首,会花落谁家。难得接下来几日空闲,姜缨打算出宫走走。
“公主要出宫?”云姬抱着茶壶过来,“奴婢陪公主一块去。”
第二天早朝后,姜缨与云姬乔装打扮,跟着采买宫人一块离开了皇宫。出了宫,两人离开坐上之前准备好的马车,直奔中都最大的茶楼。
将军,请留步
“公主不是想看探花郎榜首的人选吗?茶楼可没有名单。”
“以前是没有,但是今日,就有了。”
姜缨出宫之前,让云娘去赌坊誊抄了,等他们到了茶楼,云娘差不多也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