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秋之鵷桐 沉澱的魚缸-第十七章:黑之眷屬 7閲讀

秋之鵷桐
小說推薦秋之鵷桐秋之鹓桐
众人小跑着终于来到了绿洲旁边,果菈确认了不是海市蜃楼一类的幻想后,也是开心地跳到了清澈凉爽的水里,随后珀澜也是顾不上什么淑女不淑女之类的了,虽然以列御空和姜的评价来看,珀澜也算不上淑女,或者说,在熟悉的人身旁,珀澜就不会装作淑女的样子了,毕竟二人在皇宫的时候,还是见过珀澜作为梅尔莱恩家族的二小姐的样子的,彬彬有礼,谈吐优雅,语气温柔,简直就像是两个人一样。但是姜也很高兴,因为珀澜原因把自己真正的不受束缚的一面,展现给她的伙伴们。
“啊——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差点就要死了——”珀澜把头扎进水里喝了几口水,然后用力晃了晃头,算是连同脸加头发都洗了一遍,列御空把姜小心地放在水边,姜看见水整个人直接弹了起来,大叫一声跳进水里,让列御空哭笑不得,果然姜是属鱼的吗,离开水就活不了了?
看着众人在水里“重生”的样子,黑灵也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你竟然会笑,罕见啊,不过,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嘛,为什么不多笑一笑的,整天压抑着自己多难受啊。”月辉来到黑灵身旁,微笑着说。
黑灵这才意识到自己笑了,赶紧收敛笑容,语气平淡地说:“我不认为那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呢?笑容代表着高兴,开心,希望,是可以传递给别人的正面情绪哦。”月辉说道。
黑灵微微摇头,说:“笑容的确意味着希望,美好,但是,一旦你如此向往那些东西,也就意味着……悲伤,痛苦,将随之而来,你永远无法摆脱的…….”说完,黑灵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月辉看着黑灵,轻轻叹了口气,看着不远处正在玩水的五人……
“我生前也曾经这样认为,不敢怀有希望,尤其是死后的几百年里也是一样,可能你和我的区别,仅仅是一个还有肉体,一个只剩下了灵魂,但是我们俩,在某种程度上,还算是满类似的呢…..我是可以多少理解你的心情了,但是……”月辉看着那五个人,姜和珀澜就像是真正的没成年的孩子一样,开心地互相泼着水,果菈也加入了进来,墨莉丝蒂娜一开始在旁边笑着观战,但是很快也被果菈拉下水,加入了“战斗”,列御空本来不想加入进去,毕竟自己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被珀澜一个“偷袭”绊了一下摔进水里,也就不再“矜持”了,甚至直接“一对四”,连他自己都很惊讶,自己内心深处竟然还存在着这种类似童心般的…..如此纯粹,不需要理由的,快乐啊……
“如果此时有一位画师可以把这幅场景画进去,那一定是快乐开心满溢出来的画作啊….这样的画,我现在原因永远藏在记忆中,或许你认为,快乐必然伴随着痛苦,可人生来不就是要尝遍喜怒哀乐生离死别的吗?光想享受快乐,却不敢面对痛苦,哪有这样的好事?这五个孩子,一路上经历了多少的痛苦艰难,可他们,现在不还是…..如此快乐吗?”月辉说完,舒展了一下身体,看起来似乎也要加入激烈的水仗之中了。
“你害怕的不是痛苦,你只是缺少和你一同分担痛苦,和你一起分享快乐的….名为‘同伴’的存在罢了,一个人的力量和承受力是有限的,哪怕他再怎么强大,也总会有崩溃的一天,但是如果是很多人相互支撑着呢?”月辉说完,便走向小湖边,笑着道:“哎呀竟然不带我一个——墨蒂娜妹妹看招——”
黑灵看着尽情玩水的六人,似乎是在尽情宣泄之前遇到的压力和疲倦,黑灵似乎也被月辉的话有些触动了,她虽然早已经放弃了身为人的身份,甘愿为那位“大人”奉献上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大部分灵魂和情感,可是……
那真的是真正的“摆脱”吗,还是只是“逃避”罢了?
“或许…..我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不堪一击吧………”黑灵自言自语道。
………
到了傍晚,众人才尽兴,姜也不中暑了,喝水都喝了个饱,这里的水质无比甘甜清澈,看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被别的人碰过了,不过也是,这里已经属于红漠接近深处的区域了,一般的人也不敢走这么深,而且,更让众人惊喜的是,这个小型湖的周围,绿色植物种,夹杂着不少的……生长壮硕的…..
“甜仙人掌!那是真的吗?那是真的吧!天啊真的找到了,还那么多那么大哈哈哈——”姜的大嗓门传出去老远,珀澜拍了一下姜的脑袋说:“小点声,别引来什么野兽之类的。”
“没事的,这里基本没有大型的野兽,中型的也没有。”黑灵淡淡道。
几位女性也好好梳洗了一番,珀澜的头发从来到联邦之后,就没顾得上修剪过,现在也长了不少,在墨莉丝蒂娜的帮助下,把浅栗色的半长发扎了一个小马尾,看起来有一种帅气的美。
“哈哈珀澜姐你好好弄弄发型还是挺好看的嘛,之前灰头土脸的——哎呦我错了——饶命——”姜说话本来就直,珀澜脸微红地开始追着姜打,一边追一边说:“你什么意思?我以前难看是吗?我本来就不难看,只不过没有打扮而已, 你这叫什么话,受死吧——”
其他人在火堆旁笑着看着这对“亲姐弟”打闹着,也是其乐融融,果菈从不远处回来,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银月,说:“收集了不少的甜仙人掌哦,不过都留了下半部分,足以让它们重新生长,不会死的。”
黑灵赞许地点头道:“看来没看错你们,之前来过不少人寻找甜仙人掌,但是因为过于贪婪,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毕竟都是生命啊….就算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也要尽可能地为那些植物留下生机啊。”墨莉丝蒂娜的脸也是白白净净的,一头白色的长发此时还湿哒哒的,慢慢烤干,绿色的眸子就像是纯净的宝石一般,倒映着黑灵的面孔……
“嗯?黑灵小姐,老师看着我干什么?”墨莉丝蒂娜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黑灵通过火堆一直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只是单纯地看着看着,就感觉目光移不开了。”黑灵倒是直接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了,丝毫没觉得这话会有些让人感到害羞。
“哈哈,的确啊,蒂娜姐那么漂亮,看着看着就移不开目光了呢。”姜看起来也基本恢复了精神,笑哈哈地说道。
“不是那个意思….我早已没有了人类的所谓的….情感,更何况我们同为女性,我又怎么会对墨莉丝蒂娜小姐产生爱情呢?我只是被她眼中的特质不知不觉吸引住了而已。”听了黑灵的话,珀澜说:“真亏的你能把这么肉麻的话面不改色地说出来,我现在有几分相信你可能真的情感意识很单薄了,对了,你以前也是人类不是吗,你是……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问一问,你不说也没关系的哈。”
黑灵听了珀澜的话,稍稍沉默了几秒,随后说:“实际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你们听了,也会是觉得浪费了你们人生中的几分钟罢了。”
我有一座八卦爐
“怎么会呢,每一个人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啊,你也一样啊黑灵小姐,更何况你还救了我们,没有你我们现在已经一个不剩地被黑泥吞噬了,而且我不认为有什么人是没有意义的,那种说法就是自己在骗自己,如果是别人说的,那也是带着无比的恶意说出口的,每一个人的降生都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的,无论是对关心他的人,还是对他自己来说,都不是可以轻易放弃的啊。”
墨莉丝蒂娜话语中真挚的情感的确传递给了黑灵,黑灵竟然轻轻笑了笑,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自己为什么会轻笑出声,但是…..在这样一个安宁的夜晚,和一群罕见的陌生人,她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想要说些什么……
“我的经历其实很简单….我生于百余年前,是联邦人,原生家庭就是一个支离破碎的状态,父亲的样子我都快忘记了,只记得他嗜酒,是一名穷困潦倒的佣兵,但是说是佣兵,实际上和半个强盗劫匪也差不多了,母亲生我的时候,听父亲说,母亲原本就身子弱,加上当时没有很好的条件干净的环境,剩下我不久后就离世了,所以我的记忆中没有关于母亲的回忆,但是我总是想象着我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子,因为在这世上,母亲被描述出来的形象,总是和蔼,温柔,给予你希望的那种样子吧…..后来就很简单了,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直接把我卖给了一个人贩子,可我却丝毫不感到不舍和愤怒,因为和完全放弃希望的父亲相处,还不如被卖给人贩子,那时候的联邦相当的乱,我被卖给了一个佣兵团,,因为是女性,长得瘦小,所以我没有被要求战斗,而是负责佣兵团的后勤事务,像是洗衣服,采购,做饭一类的,算是打下手的吧,神奇的是,那段日子是我记忆中觉得最美好的日子了,那个佣兵团也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到所谓‘温暖’的存在,直到一次….”
黑灵说到这,似乎久远的回忆勾起了被尘封许久的情感,她忍不住咬了咬下唇,说:“我所在的佣兵团接了一个欸托,和你们一样,来这里寻找甜仙人掌,可我们不知道的是,当时被另一伙人悄悄跟踪了,那伙人看着不像是佣兵团,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每个人的眼睛就像是毒蛇一样,目光刺眼,像是带着刀子一般,我们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到了红漠区域,我们发现了少量的甜仙人掌,正准备返程,被那伙人偷袭了,他们拽着我的头发,强迫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人,一个个把我佣兵团那些人….一个个….”
我 會 修 空調
“不用勉强自己,黑灵小姐……”墨莉丝蒂娜听的心疼,就在刚刚,她看到了,黑灵的表情浮现出了身为人类应该有的痛苦,不甘,无力…….还有愤怒。
“我虽然没有死,但是明显他们想让我‘生不如死’,即便是现在,我也觉得他们根本不是人,没有人类的心,而是一颗魔鬼的心,喜欢杀戮,鲜血,折磨,他人的惨叫,我无法想象为什么这世上会有那样的,比我的父亲还恶劣千百倍的人存在,我连自杀都做不到,就在我万念俱灰,无比绝望的时候,那位‘大人’出现了,救下了我,即便那位大人坦言他并非人类,并且展现了非人之姿,可是,当时已经完全失去希望和人生目标的我,已经无所谓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他了,听从他的指示,包括这次也是。”
………
黑灵抬起修长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发现竟然有着些许湿润……
“墨莉丝蒂娜小姐,刚刚我在看着你的时候,我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墨莉丝蒂娜柔声道。
“如果我的母亲在世的话,即便那是我想象出来的形象,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像你一样吧……”
“我也希望如此,这样起码可以缓解你内心的悲痛。”墨莉丝蒂娜起身来到黑灵身旁,试着伸出手想要握住黑灵那双黑色粗糙但是外形修长的手…..黑灵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但是随后….任由墨莉丝蒂娜握住了她的双手……
符宝 小说
“虽然我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感觉,但是,谢谢你,墨莉斯蒂娜小姐,你们见到我的主人之后,我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但是,起码此时此刻,我不希望你们出事。”
“不会的,我也希望,你可以从悲痛的过往走出来,黑灵小姐…..如果我们可以代替你之前的那个佣兵团的话…..我们会很乐意的。”
总裁的专属女人 痕儿
姜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珀澜用手捂住了嘴巴。
“那倒是不必了,我的身心,早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那也是我心甘情愿地,为那位大人的愿望而活,或许就是所谓的,我的’人生目标‘吧,虽然我现在也不能称之为人了,我接受了那位大人的血脉,早已经是非人之物了,好了,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可以抵达红漠的中央区域了,我的主人,也会在那里等着你们,至于今晚的话题…..你们就当是一个梦吧…..”黑灵说完,抽出了自己的双手,走到一边,不再说话。
看着完全没入阴影中的黑灵,墨莉丝蒂娜轻轻叹了口气。
“早点睡吧,墨蒂娜。”墨莉丝蒂娜扭头看着一脸温和微笑的列御空,轻轻点了点头。